拆迁赔了11套房,为了3000押金逼死女大学生!

发布日期:2022-01-13浏览量:20

12月12日,阿彬接到闺蜜程程(化名)短信后,即刻报警。警察赶到现场后,将她送到医院抢救,但一切都来不及了,她已喝下一瓶名为“敌草快”的剧毒农药。

年仅20岁的程程是西安一所大学的大三学生,学的是旅游管理专业。按计划,新学期开学后,她将到另一所高校完成专升本,继续深造。

但计划终止于12月13日晚19时40分。出生于2001年的程程,生命长度定格在20岁。

↑程程

遗憾的是,她要求“房东道歉”的诉求,并没有得到满足。正当她还在医院抢救时,年逾七旬的房东任某寅给她发短信称:“听说你昨天喝药了……是你该给叔叔道歉,但你牛的不行!你非要上诉,你上诉吧,没人理采(睬)你……”

这一切,得从程程租房开始说起。

①租房

12月22日下午,程程前男友小周告诉红星新闻,他和程程都是陕西省商南县人,2019年春节后他们确立关系,今年9月分手。

“我们在一起近三年的时光里,大部分都是快乐的。”小周告诉红星新闻,后来闹了别扭,就没在一起了,“但并没有闹不愉快的事。”

在小周看来,房东任某寅是压垮程程的“那一根稻草”,“微信或短信对话中,房东任某寅辱曾骂程程是个婊子、被人玩弄之类的话,非常难听。”小周说,“她肯定受不了这些话。”

房东之所以知道他们分手,是因为当初租房的时候,是小周去租的,但后来分手后,他们没住在一起。据小周介绍,今年6月,程程要租房的时候,他去帮看房,在西安市新城区联志花苑XX号楼XX号,当时,小周通过视频给她看,她满意后才决定去租的。

↑租房合同

程程父亲程先生向红星新闻提供的程程和任某寅于今年6月11日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显示,租赁合同为一年,即2021年6月14日至2022年6月13日。押金是3000元,租金分两次支付,即2021年6月11日,支付11400元。2021年11月14日支付11400元。

按此计算,月均租金为1900元。

关于押金,《房屋租赁合同》提及“租赁期满后,在房屋内部设施完整,家具、家电完好无损及不欠任何费用的情况下,甲方(房东)全额退还乙方(租客)租金,否则酌情扣除押金。”

合同最后手写补充了如下条款:“1.合同期内,如乙方退租,需要提前和房东协商,如经房东同意,乙方可进行转租。转租成功后,甲方退回乙方房租押金以及剩余房租。2.房东同意乙方在房间内做饭,墙面自然损坏,乙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签订合同、交纳费用、办理入住……一开始都比较顺利,直到10月底。

②退租

因个人原因,程程提出退租。这样,今年10月31日,父亲程先生和她一起到租房处打扫卫生,之后打算退给房东。

程程的父亲说,当时房东任某寅说,扣好水电费后就可以退费了。

之后,程程和房东协商退费的问题,但进展不顺利。程先生提供给红星新闻的聊天记录显示,11月10日,程程和任某寅提出退押金的事,任某寅说:“我不会理你,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据程先生介绍,就退押金和租金问题,女儿程程和房东任某寅发生过争执,按照程程的算法,押金3000元及一个月1900元的租金,共4900元,在扣除约500元水电费后,房东最后应退回她4400元。

但中途退租涉以及房子再转租的中介费和房屋损坏等费用,就退还金额的问题上,房东的意见和程程不一致。

拆迁赔了11套房,为了3000押金逼死女大学生!插图

↑程程与任某寅的聊天记录

房东任某寅和程程的沟通中提到,“狗把墙纸抓掉”等“损失”和再转租房子的费用等问题,需要扣除一些。最后,程程说,“叔,最低你给我退3000元,再不行我真的只能上法院了。”

再后来,程程将诉求降到“退还2500元”即可。任某寅不同意,程程提出要去法院告他,他对她说,“你已经把叔叔说恼了。”任某寅还称“分文不退,等你上(起)诉”之类的话。

不过,在警方介入后,任某寅退回了1300元。只是在沟通期间,程程遭到了房东任某寅的辱骂,这让程程一直耿耿于怀。

在和闺蜜阿彬的一段聊天视频中,程程说:“如果我死了,他(房东)会受到惩罚吗?”

“你说呢?”阿彬反问她。程程说:“我走不出来,我真的要死了。”

③羞辱

程程和房东任某寅的聊天记录显示,就退押金和房租等问题,房东任某寅和程程确实起了冲突。

红星新闻注意到,期间,任某寅对程程说:“你很可笑,傻傻的可怜。本来不值得一谈的小事,到你跟前就这么难,你到西安这半年中,也有幸福的回忆,也有被人玩弄的羞耻,这些你上当受骗的经历,你不敢把这些隐私告诉自己的父亲,怕自己的父母难以接受,叫父母心中有难以磨灭的阴影……”

↑程程与任某寅的聊天记录

受到羞辱后,程程说“你在这儿不给我退钱,反正上天是公平的,肯定会有人赖着你的钱不给,对吧?”“我劝你,做人要凭良心。”“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有道德的,但动物没有。”“退钱退钱退钱”……

↑程程与任某寅的聊天记录

对此,房东任某寅回了句:“你这婊子,我真恶心你。”

据任某寅的妻子伍某接受西南商报源点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她丈夫任某寅今年71岁,性格暴躁且很抠门。

伍某称,丈夫原本住在城中村,后来拆迁赔偿了11套房子,“但我丈夫一辈子都很抠门,从不给我钱花,我只好到火车站一带跑摩的。”伍某告诉西南商报记者。

12月22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多次拨打房东任某寅和他妻子伍某的电话,但他们均不再接听记者电话。

程程前男友小周告诉红星新闻,程程自杀的前三天,即12月9日,曾给他微信电话,但只聊30秒,“主要说房东骂她了。”小周说,当时他追问什么原因时,程程没说话,后来,他打电话回去,程程也不接,“她可能觉得我们已经分手了,没必要找我说这些,其实,要是知道她有自杀倾向的话,我肯定会阻止她这么做!”小周告诉红星新闻。

↑程程给闺蜜的诀别短信

离开这个世界前的最后一条短信,程程给她闺蜜阿彬发了一条短信。12月22日,阿彬告诉红星新闻记者:“12月12日下午15时09分,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说要来找我玩,我的学校距离她租房的地方大概1个小时车程。但当天下午15时49分,我就接到她自杀的短信。”

程程发给阿彬的这条短信称:“我在联志花苑XX号楼XX号,我带了两部手机,一部苹果13,一部苹果xr,里面有我和任某寅的聊天记录,通话记录,帮我保存好。他说了我死了就会给我道歉,我的行李在XX民宿XX号房。我的小狗现在和我在一起,你可能要帮我照顾它几天了。对不起了,麻烦你来送我最后一程了。”

阿彬随后报警,警察来到程程的租屋,将她送到医院抢救。

阿彬赶到的时候,程程正在西安市中心医院治疗。在医院,阿彬看到瘦弱的程程,“她满身插满管子,很难受。”阿彬说:“病床上,当时很虚弱的程程就说了句,‘胖胖’在嘛?照顾好它。”

“胖胖”是一条比熊犬,那是她和阿彬在西安海港城一家宠物店买的,“她特别喜欢宠物,也特别有爱心。”阿彬告诉红星新闻。

↑程程还在医院抢救时手机收到的任某寅的短信

12月13日下午14时27分,当时程程还在医院抢救,她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阿彬和程程的父母看后很震惊,短信是房东任某寅发来的:“听说你昨天喝药了……是你该给叔叔道歉,但你牛的不行!你非要上诉,你上诉吧,没人理采(睬)你……”

事后家属才发现,和房东吵架后,程程在网上下单购买两瓶“敌草快”。

12月11日,“敌草快”邮寄到了代收点。

12日15点14分,程程签收“敌草快”。

12日15时49分,她给阿彬发短信告别。

小周发现,喝农药自杀前,程程给房东打了至少50个电话,但没接。

“程程还有一个10岁的弟弟和11岁的妹妹。”程程的父亲告诉红星新闻,12月20日,程程的尸体已经火化了,但程程的爷爷奶奶都是70多岁的人,他们也都很爱她,截至目前,他和妻子都不敢让家人知道。

采访了解到,早前,程程出现失眠等症状,今年10月,她在西安市中心医院被诊断为“双相障碍”,但经过治疗后,情况已有很大好转。因此,在程程亲友看来,程程是被房东任某寅逼死的,他们呼吁追求任某寅的刑事责任,给死者一个交代。

任某寅的行为是否涉嫌刑事犯罪?红星新闻就此采访负责跟进此事的西安市公安局站前分局自强路派出所,自强路派出所表示“不便透露”,建议向分局采访。

西安市公安局站前分局回应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还在调查中。”

如对于征收补偿方案不满意,或想要提高赔偿标准的话,可以找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帮你。

热门推荐

合法性调查

针对企业征收项目、征收程序进行合法性调查,避免因法律知识的缺失造成企业资产受损失。

企业资产评估

帮助企业客户熟悉掌握评估方法和补偿政策,针对企业资产进行整体价值评估。

协同谈判

就补偿问题协同企业进行高效谈判,有效对抗、破解行政压力,帮助企业争取利益最大化。

法律救济

根据多年行政维权经验,代为提起控告、查处或相关诉讼,帮助企业获取合理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