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铺拆迁赔偿维权案例:镇政府强拆城市规划区内的临街门面房屋?确认违法没商量!

发布日期:2019-08-17浏览量:90

导读:违建的查处、拆除是一项有着严格程序要求的工作。当面临“以拆违促拆迁”时,广大被征收人一定要学会从这一层面抓紧维权,本文中在明律师周涛即为大家做出了经典的示范……

【基本案情:700多平米临街门面突遭强拆】

2018年6月1日,江西省南昌市的梅先生来到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找到周涛律师团队进行咨询。经过梅先生的口述得知,他在南昌市青云谱区某镇某村合法拥有用于经营的沿街门面,属于经营性商业用房,建筑面积共749.31平方米。因南昌互通立交项目建设需要,梅先生的上述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2018年5月31日下午一点左右,当地镇政府在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也未与梅先生达成补偿安置协议的情况下,组织人员动用大型机械设备将梅先生的上述房屋强制拆除,屋内物品一并毁损。经过周律师对整个案件的分析,梅先生决定委托周涛律师团队进行维权。

【律师代理:城市规划区内镇政府能动手拆房吗?】

为确保案件获得公正性的审理,周涛律师团队决定以南昌市青云谱区人民政府为被告,起草强拆违法的行政起诉状。但根据委托人提供的书面材料及与委托人多次电话沟通,最终确定以南昌市青云谱区某镇人民政府为被告,第一项诉讼请求为确认强拆行为违法,第二项诉讼请求为将梅先生上述房屋恢复原状,如不能恢复原状,则按照周边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对梅先生进行货币赔偿,并赔偿房屋内家具、家电等物品损失。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强制要求将上述两个诉讼请求拆分为行政强制案件和行政赔偿案件分别起诉(事实上这并无法律依据)。2018年11月12日,周律师前往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参加强拆违法案的开庭审理。

在周律师的指导下,梅先生在行政强制案件中提供了六组证据,证明涉案房屋的合法性、商业用途,涉案房屋在城市规划区范围内,涉案房屋被违法强拆的现场情况及给梅先生造成的物品损失。周涛律师同时将轰动全国的“许水云诉金华市婺城区政府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案”再审行政判决书作为证据使用,意在说明本案行政违法导致的财产赔偿应当遵循指导案例确定的裁判原则进行依法判决。被告镇政府辩称,其使用机械设备对梅先生的部分违法建筑实施强制拆除后,不可避免的对房屋造成了损坏,剩余房屋已不适合继续使用,为消除安全隐患,遂将整体房屋拆除。2018年12月7日,梅先生收到了南昌铁路运输法院邮寄的胜诉判决书。

那么,本案得以胜诉的关键点在哪儿呢?根据《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根据《行政强制法》的相关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实施的行政强制执行,享有陈述权、申辩权;当事人在行政机关决定的期限内不履行义务的,具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自行强制执行,没有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应当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行政机关实施强制执行,应当事先书面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且无正当理由的,行政机关可以以书面形式作出强制执行决定。

而周涛律师在本案庭审中提出了两个关键性的事实:

首先,梅先生在房屋被强拆前向南昌市城乡规划局申请信息公开,南昌城乡规划局依申请公开告知书已明确梅先生的涉案房屋位于城市规划区范围内,而并非乡、村庄规划区;

其次,梅先生的房屋属于合法建筑,被告镇政府却“以拆违代拆迁”,将涉案房屋整体予以强制拆除。本案中,被告镇政府作为乡、镇人民政府具有对本辖区内乡、村庄规划区内违反规划的行为予以查处并强制执行的行政职权,但对梅先生位于城市规划区范围内的房屋并无查处并强制执行的行政职权。被告镇政府强制拆除梅先生涉案房屋的行政行为属超越职权的行为。正因此,法院完全采纳了周律师的观点,被告镇政府未依照《行政强制法》规定的强制执行程序对位于城市规划区范围内的梅先生涉案房屋予以强制拆除,判决确认强拆行为违法。

热门推荐

合法性调查

针对企业征收项目、征收程序进行合法性调查,避免因法律知识的缺失造成企业资产受损失。

企业资产评估

帮助企业客户熟悉掌握评估方法和补偿政策,针对企业资产进行整体价值评估。

协同谈判

就补偿问题协同企业进行高效谈判,有效对抗、破解行政压力,帮助企业争取利益最大化。

法律救济

根据多年行政维权经验,代为提起控告、查处或相关诉讼,帮助企业获取合理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