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章建筑拆除维权案例:县政府、县建设局、县城市管理局联合强拆被判违法

发布日期:2019-09-23浏览量:61

办案律师:纪召兵律师、王令刚律师

关键词:动迁、违法建设、强制拆除

【事实概要】

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在很长时间以来都未曾脱掉“贫困县”的帽子,为了脱贫致富,几届地方政府均下了很大功夫琢磨研究。当2001年的钟声敲响了新的千年纪元时光车轮之后,大江南北方兴未艾的房地产开发经济发展模式及开发模式传播到了盱眙县,于是,举城拆迁烽火蔓延。

李春华(化名)是盱眙县人,居住在盱眙县盱城镇老船塘,动迁后,由于不满意偏低的补偿安置方案,一直拒绝动迁。他的固执己见在2008年9月引发了一场无妄之灾:盱眙县人民政府将李春华主屋西侧建设面积约为13平方米砖瓦结构的房屋认定为违法建设,责成盱眙县建设局对该违法建设进行强制拆除。同月29日,盱眙县建设局与盱眙县城市管理局强强联合,迅速将前述“违法建设”夷为平地。

这突如其来的折戟沉沙的拆迁之殇使得李春华气愤难耐,遂决定拿起法之公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2008年12月下旬,纪召兵律师与王令刚律师接受了李春华的郑重委托,成为李春华追寻正义之梦的内参外将!

【办案掠影】

办案唯一辑:强拆违法确认诉讼一举中的

李春华的房屋已经被看似合法的强拆程序夷为废墟,且距离委托律师已数月有余,从维权局势来看几乎优势为零。如何拯救委托的拆迁命运于水火之中?这个问题一遍又一遍地被沉着细腻的纪召兵律师与王令刚律师咀嚼!在经验与事实的双重指引下,纪、王二位律师久炼成钢的智慧很快就碰撞出了新锐的解决问题之法:

二律师发现,李春华的住房乃是其父亲在1970年左右建造,且有好几位同村年长村民能够证明该事实。换言之,2008年方才生效实施的《城乡规划法》是无法将约束的触角延伸到近40年前的。另外,更为重要的是,认定与处罚违法建设是规划主管部门的权限,盱眙县建设局显然无此职权,那么盱眙县人民政府责成非法律授权的规划主管部门对李春华的房屋进行拆除则当然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全无,其责成行为违法。再进一步,盱眙县建设局与盱眙县城市管理局实施违法行政决定的拆除行为构成“毒树之果”,毋庸置疑其违法性。

找到了个案中对李春华有所裨益的症结,纪召兵律师与王令刚律师以精准法律救济措施“对症下药”的方法论便定格在强拆违法确认之诉上。2009年1月4日,纪、王二位律师代委托人向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而稳坐被告席的,正是盱眙县人民政府、盱眙县建设局与盱眙县城市管理局。

日月如梭,逝若朝霞,转眼间就到了2009年春意融融的美好时节。3月16日,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振奋人心的正义一判:被告盱眙县建设局不是法律授权的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对原告李春华建设行为进行处罚超越法定职权,其行为违法。被告盱眙县人民政府责成被告盱眙县建设局组织人员对原告李春华的房屋进行拆除缺乏事实依据,其责成行为亦违法。被告盱眙县建设局、盱眙县城市管理局实施违法行政决定,其拆除行为亦属违法行为!

【律师说法】

在原拆迁条例有效的十年时间里面,多数地方政府都冲在开发商前面充当“拆迁马达”,从而形形色色的政府违法行为屡见不鲜。本案这种地方政府部门强权出动,以拆违名义拆掉房屋震慑拆迁户搬迁即是一种具体的表现形式。但是,很多拆迁户对于这一点缺乏认知,与此同时,他们还天然有着种朴素的维权心理:如果没有合理补偿,我宁愿当个钉子户。于是,不知不觉间,他们就被推到了个危机四伏的境地,最后得到一个“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的悲剧结果。

这些懵懂间就邂逅了强拆命运的人们,大多可以区分为两种处事态度:一种是危机公关,临危不乱,运筹帷幄;另一种则是惊惶失措,狼狈而逃。前一种态度可以迎来希冀,后一种态度则会遭致折堕。就本案来说,委托人无疑是选择亡羊补牢的前一种类型。许是天道酬勤,基于个案详情,临危委托的委托人最终依托法之公器绝处逢生,演绎“亡羊补牢犹为未晚”之意境。但笔者以为,拆迁维权,还是越早越好。

热门推荐

合法性调查

针对企业征收项目、征收程序进行合法性调查,避免因法律知识的缺失造成企业资产受损失。

企业资产评估

帮助企业客户熟悉掌握评估方法和补偿政策,针对企业资产进行整体价值评估。

协同谈判

就补偿问题协同企业进行高效谈判,有效对抗、破解行政压力,帮助企业争取利益最大化。

法律救济

根据多年行政维权经验,代为提起控告、查处或相关诉讼,帮助企业获取合理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