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家酒店拆迁补偿纠纷

发布日期:2019-09-23浏览量:38

企业拆迁系列三十 / 办案律师:梁红丽 / 关键词:营业用房拆迁、拆迁安置补偿、责令改正

【事实概要】

月亮色的统一外观、弯月形的统一LOGO,伴随着温馨的“家服务”理念,让如家快捷酒店迅速在祖国的大江南北林立起来。在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也有一家占地1100多平方米的如家快捷酒店。21世纪之处,眼见祖国经济形势一片大好,五河县人付冬梅(化名)便在当地开起了第一家如家快捷酒店,很快便经营得风生水起。但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十多年后,城市化带来的房地产经济却也让这家酒店深陷拆迁危机……

2013年2月上旬,付冬梅被五河县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告知其经营的如家快捷酒店被划入了房屋征收范围。由于官方补偿标准并未遵循“市场价”红线,双方的征收补偿安置协商不欢而散。然而,政府方面随后的动作让付冬梅咋舌不已——找来付冬梅各路亲朋好友游说搬迁。头大的付冬梅就此被逼上了依法维权之道,委托了国内顶尖拆迁维权律师事务所的资深专业律师梁红丽全权代理征收补偿安置事宜。

【办案掠影】

维权第一阶:揭开征收决定的面纱

经验丰富的梁红丽律师介入案件后便向委托人付冬梅全盘了解了案情,得知付冬梅对于官方征收决定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形”,遂梁律师决定通过信息公开的常规途径取得一手资料。很快,一份申请公开房屋征收决定的信息公开申请书被提交至五河县人民政府。然而,一晃数十日过去,付冬梅和她的维权律师皆没有接到五河县人民政府只言片语的回复。

见惯了地方政府部门信息公开不作为的梁律师干脆利落地将五河县人民政府起诉至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试图通过司法机关强令五河县人民政府公开房屋征收决定。因我国《国务院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第十三条明确框定了五河县人民政府的信息公开义务,五河县人民政府执迷于权力“高大上”的信息公开不作为最终被确认为违法可谓志在必得!

维权第二阶:被迫签下不平等条约后的绝地逆袭

在法律上的首轮交锋中锐气受挫的五河县人民政府退而玩起了“权力游戏”,从付冬梅的亲友下手,各种调查,各种干扰,甚至县政府工作人员还恶意宣称付冬梅开办如家酒店的营业执照是其在公安局工作的家属勾结工商局工作人员非法获得的。一系列“株连逼迁”动作令付冬梅身边的亲人们蒙受了莫须有的怀疑和中伤,而眼见无辜亲友接二连三地被自家拆迁殃及,付冬梅也不得不动了向政府妥协的念头。

2013年的阴历年小年,全国人民举杯同庆,而付冬梅则怀着壮士断腕的情怀在家中与五河县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签订了“城下之盟”,包括自愿撤销对五河县人民政府的起诉、就五河县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认同的小部分建筑面积房屋和附属财产签订的低补偿标准的补偿协议。

然而,付冬梅的妥协并未换来不幸命运的转捩,反而滑向了不幸的深渊——五河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随后向付冬梅作出一份《责令改正通知书》,将付冬梅所签补偿协议外的建筑认定为违法建设,要求付冬梅自行拆除。这一“惊雷”惊醒了付冬梅,后者决定回归为权利而斗争的维权之路。

2014年2月,梁红丽律师以雷霆之势打出维权力作——向五河县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五河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违法作出的《责令改正通知书》。在复议程序中,梁律师更直指五河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是以认定违章建筑为名达到征收拆迁之实的随意执法本质。与此同时,付冬梅亦坚定地开始了“守房行动”,不准许拆迁公司前进一步……较量格局奠定之后,梁律师与五河县人民政府之间展开了斡旋与调停。而这一前后夹击的攻势下,五河县人民政府最终选择了给予付冬梅一个“公道”的补偿安置结果,定纷止争。

【律师说法】

在西方经济学理论中有一个李嘉图-穆勒定律:社会生产力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是以牺牲某些阶级或阶层的利益为代价,被称为绝对合理的必然规律。因此,自古以来的“和谐”只能是一个相对论域内的理念,而不具有对世性。拆迁是城市化文明建设中自始贯穿的主题,而这一主题中的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又以利益为警戒线而两军对垒。其中强势的那一方,一旦冲破那微妙的一线之隔,纠纷也将成为绝对结果。而此时,刚柔兼施便是一个法律人对弱势一方的维权思考。今时今日,世易时移,征收条例替代了拆迁条例,地方政府幕后主导拆迁亦变为了台前主导征收,但李嘉图-穆勒定律却仍然适用!(胡晓雯/文)

标签:

热门推荐

合法性调查

针对企业征收项目、征收程序进行合法性调查,避免因法律知识的缺失造成企业资产受损失。

企业资产评估

帮助企业客户熟悉掌握评估方法和补偿政策,针对企业资产进行整体价值评估。

协同谈判

就补偿问题协同企业进行高效谈判,有效对抗、破解行政压力,帮助企业争取利益最大化。

法律救济

根据多年行政维权经验,代为提起控告、查处或相关诉讼,帮助企业获取合理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