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铺拆迁案例:面临先予执行裁定 七旬老人坚定维权

发布日期:2019-09-23浏览量:43

【基本案情】

家住辽宁省海城市滨河南路的农民李素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虽然已致古稀之年,但她精神矍铄、身子骨硬朗。年轻时,李素云就是出了名的敢做敢闯,早在一九九七年,李素云就用家中楼房抵押所得的三十多万元买下了一处600平米的住宅楼,从此开始做起了租赁生意。后来,在她与老伴的带领下,家里生意越做越好,她三个儿子也勤劳果敢。二00九年全家人共同开办了一所家庭浴场,收入丰厚,日子过的欣欣向荣。在海城当地,他们一家都是脱贫致富的优秀典范。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海城市旧村改造建设项目的实施扰乱了李素云安稳的生活。二0一一年六月,海城市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将李素云一家住宅楼连同经营用房全部划入了征收拆迁范围。李素云一家十几口人900平方米的住宅楼连同建筑面积600平方米的门面房被一次性纳入拆迁范围,全家人的生活即将面临巨大的动荡。

在李素云的带领下,三个儿子开始与拆迁单位进行激烈的谈判。然而,一个月下来,谈判过程并不顺利。因为李素云的家庭浴场没有办理产权登记手续,当地政府的补偿条件是对900平米的住宅楼予以1;1回迁,对于没有产权登记的门面房,则不论是产权调换还是货币补偿都一律拒绝补偿。如果接受了这个补偿条件,则意味着李素云辛苦半辈子积累下来的家业毁于一旦。在三个儿子的支持下,李素云拒绝签订补偿协议,双方谈判陷入僵局。

在李素云一家与拆迁单位僵持近一年之后,二0一二年八月,李素云忽然收到了一份海城市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裁定准予了海城市房屋征收管理部门先予执行的申请。原来早在三个月前,海城市房屋征收管理部门就以妨害城市改造的整体利益为由,向法院直接起诉要求李素云排除妨害、立即搬出。同年六月,房屋征收管理部门又向法院提出了先予执行申请,在没有任何法律调查的情况下,法院作出了准予先予执行的裁定。收到这份民事裁定书,一向镇定自若的李素云也不免慌了神,未经审判就要先予执行,还是法院作出的盖章文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面对这份先予执行裁定,李家陷入一片愁云惨雾。四处求助之下,李素云在朋友黄女士的引荐下联系到了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纪召兵律师。纪律师多年从事专业拆迁维权,在全国东北、华北地区享誉盛名,成功办理了几百起征收拆迁案件,实践经验极其丰富。在纪律师前往海城与李素云一家进行了长达六个小时的沟通交流后,李素云当场决定委托纪律师代为维权,并对未来的房屋拆迁维权充满了信心。

【办案掠影】

办案第一辑:发送律师函,奠定维权基调

纪召兵律师与李素云签订代理协议当天,即以雷霆之势发送了三份律师函。这三份律师函分别发给了海城市人民政府、海城市响堂管理区人民政府、海城市响堂管理区房屋拆迁中心。律师函是开启法律维权程序的第一把钥匙,是表明被拆迁人意旨的最直观表现。在这三份律师函中,纪律师首先表明了接受委托的事实,对涉案项目作出简明扼要的描述,然后指出征收拆迁的法定规范程序,表明委托人希望依法征收、公平征收的决心,最后表明律师代理人将恪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规范,正确引导委托人的理性主张,以友好的态度给征收单位留下协商谈判的空间。

律师函是律师接受客户委托之后,就有关事实或法律问题进行披露、评价,进而提出要求以达到一定效果,以律师事务所名义制作、发送的专业法律文书。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具有提纲挈领的作用,尤其在征收拆迁维权中,一份律师函,不仅可以起到信息传递的作用,更可以形成一种心理上的震慑与预警作用,无形之中增加了弱势群体的维权力量,增加了维权谈判的筹码。

办案第二辑:复议并行法律意见书,揭露先予执行裁定假面

在发送律师函奠定维权基调之后,纪律师围绕先予执行的民事裁定书展开了法律还击。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三种情形下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申请裁定先予执行:(一)追索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抚恤金、医疗费用的;(二)追索劳动报酬的;(三)因情况紧急需要先予执行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所谓情况紧急情调必须立即采取执行措施,否则将造成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如需要立即停止侵害,排除妨碍的;需要立即制止某项行为的;需要立即返还用于购置生产原料、生产工具款的;追索恢复生产、经营急需的保险理赔费的。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裁定先予执行的案件,需要符合两点条件:(一)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不先予执行将严重影响申请人的生活或者生产经营的;(二)被申请人有履行能力。本案中,李素云家房屋拆迁,既不属于追索抚养费、劳动报酬等范畴,也不属于不立即执行即造成不可挽回之重大损失的情形。法院在收到拆迁单位先予执行的申请后,未经审查就作出了准予执行的裁定,该做法明显于法无据,属于违法裁定行为。

纪律师在分析法院的违法之处后,针对先予执行的裁定率先提出了复议。这时李素云才恍然大悟,原来对法院的裁定不服也是可以复议的。在对先予执行裁定进行复议的过程中,纪律师又给海城市人民法院院长邮寄了一份法律意见书,意见书中揭露了法院违法裁定的错误行为,指明该事件将导致的严重法律后果。一连串法律运作后,海城市人民法院率先联系纪律师,承认自己的工作失误并表示将力争帮助李素云公正公平的协商解决拆迁纠纷。

如此,先礼后兵的维权策略妥善解决了让李素云一家倍感棘手的先予执行裁定风波。

办案第三辑: 信息公开,掌握项目建设重要资料

在顺利解决强制搬迁风险之后,纪律师并没有放松法律维权的步伐。他连续提起一系列信息公开申请。信息公开是获得拆迁项目重要信息的便捷手段,《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自二00八年五月一日起施行,对于保障公民依法获取政府信息、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促进依法行政、充分发挥政府信息对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和经济社会活动的服务作用具有重大意义,是法律实务尤其是征收拆迁维权过程中必须灵活运用的技能。

看到这么多份信息公开申请表,年迈的李素云有些退缩,行政机关平时办点小事都推三阻四,现在还给他们要东西,这不是天方夜谭吗?纪召兵律师告诉她,“维权过程中,被拆迁人与行政机关是平等的,一定不要怀有退缩心理,要坚信,只要遵守规范的法律程序,利用法律手段维权,行政机关就不再是土皇帝,而是纸老虎”。于是,重新鼓起斗
志的李素云按照纪律师的指导向海城市人民政府、发改局、国土资源局、规划局等单位提出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信息公开的申请,掀起了李素云与政府公权力的又一场激烈斗争,而这一场战斗,在严谨法律程序的保驾护航下顺利推进,李素云的拆迁维权逐渐平稳前行。

办案第四辑:行政不作为,法律手段以制约

申请信息公开申请发出之后,纪律师就告诉李素云要留意邮寄时间。二十天后,李素云没有收到任何行政机关的回函,这种结果让信心满满的李素云一家再次慌了神,是不是还需要重新申请一遍呢?经验丰富的纪律师告诉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我国法律保护公民的信息知情权,政府如果对公民的公开申请熟视无睹,就构成不作为违法,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于是,在睿智的纪律师领导下,李素云针对各机关行政不作为的行为提起了行政复议。复议过程中,海城市政府首先顶不住压力,主动联系纪律师申请撤诉,并承诺三日之内公开相关信息。随后国土局、规划局、发改局等单位相继作出答复,李素云获得了建设项目的大量信息,为最终取得维权胜利赢取了重要筹码。

办案第五辑:循序渐进,利用复议、诉讼手段一举擒王

在取得政府建设项目相关信息后,纪律师告诉李素云,这些胜利都只是表面上的胜利,只有谈判成功才是最终的胜利。目前要做的,就是将手中掌握的资料灵活利用起来,运用法律手段推进维权,将这些筹码用活用精,否则即使取得相关信息也只是拿到一堆废纸。随后几个月,李素云按照纪律师的指导,从取得的相关信息中找出具有可诉点的材料分别提起了行政复议,其中,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立项预审意见书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等行为都在收到复议决定后又进入了诉讼程序。

短短四个月的时间里,一件件行政复议、行政起诉和民事起诉依次提起,如此密集的法律程序加快了拆迁维权的进程。最终,循序渐进的法律效果凝聚成一股巨大的力量,一举击溃了对方的防守壁垒。市政府拿出诚意与李素云和谈,最终双方签订了补偿协议,政府给予李素云四套住宅商品房、原地回迁1200平方米门面房,并另行给予一百五十万元的货币补偿款。

【律师说法】

本案从委托到结束总共历时一年,七旬老人李素云始终坚定的站在维权第一线上,正是这股坚强的意志,才让拆迁人看到维权人的决心,才放弃野蛮强拆,诚意和谈。对于拆迁维权而言,这个过程是漫长而辛苦的,若想获得这场维权之战的胜利,必须有法律程序的贯穿、坚定意志的支撑、谈判技巧的辅佐。法律手段是拆迁维权最重要的武器,只有相信法律,运用法律,才能寻找正义与公平;坚定的意志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是被拆迁人维权到底最直观的的反应,只有坚定的意志,才能做到不退缩、不萎靡、不盲从、不迷惑;协商谈判是拆迁维权的重要形式,谈判技巧辅佐法律程序的进行,是和谐友好解决矛盾问题的手段,也是拆迁维权获得双赢局面的契机。

作为一名征地拆迁专业律师,在维权过程中,不仅是委托人法律理论上的指导师,更是他们心理问题的咨询师。一个好的拆迁律师,不仅要把他所掌握的法律知识运用到维权实践中,还一定要做好委托人的心理辅导工作,退缩时的鼓励、膨胀时的劝导、迷茫时的指引都是维权获得最终胜利的关键步骤。

当今社会,经济利益的驱动,使人民的权利日渐衰落,在这个权利流浪的阶段,需要专业的律师,更需要坚定的维权人,只有律师与维权人双方互相配合、互相帮助,才能快速解决维权难题、破解维权壁垒、取得维权胜利,使流浪的权利找到正义的归宿。(肖卫红/文)

标签:

热门推荐

合法性调查

针对企业征收项目、征收程序进行合法性调查,避免因法律知识的缺失造成企业资产受损失。

企业资产评估

帮助企业客户熟悉掌握评估方法和补偿政策,针对企业资产进行整体价值评估。

协同谈判

就补偿问题协同企业进行高效谈判,有效对抗、破解行政压力,帮助企业争取利益最大化。

法律救济

根据多年行政维权经验,代为提起控告、查处或相关诉讼,帮助企业获取合理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