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现“违章建筑”强拆——莫当事后诸葛

发布日期:2019-09-23浏览量:36

据南方都市报近日报道,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部分村民的房屋在未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遭当地国土局、城管执法局等多部门强拆。而案件进入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程序后,却发现其中违法嫌疑重大,违法强拆已被认定为事实。

应当说,这是一起再典型不过的以违章建筑为名行违法强拆之实的强拆案件。根据媒体较为全面、详细的报道,事件的脉络是十分清晰的:起先有人上门找当事人刘锦辉谈,刘认为补偿标准过低,拒绝签订拆迁补偿协议,耽搁了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这一重大工程项目的进度。于是,当地政府改弦更张,由白云区城管执法分局对其房屋以违建为由予以行政强拆。由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施行后,行政机关失去了对拒不搬迁者的强拆权,而必须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但这一条例保护的是合法建造的房屋,而不包括所谓“违法建筑”。根据《行政强制法》第44条的规定,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简言之,对于违建,行政机关依然是可以拆的。

然而纵观本案,虽然政府一方努力想将违法强拆的事实披上合法的外衣,但毕竟纸里包不住火,其中漏洞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城乡规划法》于2008年施行,“法不溯及既往”,不能用后出台的法律去规制该法出台前的行为,强调当事人的房屋没有“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其次,广州市城管执法局在行政复议决定中已认定分局实施强拆过程还存在程序违法之处。

需要指出的是,本案中当事人刘锦辉在拆迁谈判初期缺乏维权意识,没有及时聘请律师代理,更没有积极采取自助行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譬如5月13日强拆发生时,他竟在北京旅游。从报道中看,城管执法分局的强拆程序虽有违法之处,但客观上仍然对当事人进行了告知。而当遭强拆的危险迫近时,刘先生没能及时提高警惕,积极“守房”,而是待强拆已成事实,房子已灰飞烟灭后才开始找行政机关“讨说法”。此时木已成舟,大局已定,刘先生遭遇城管局和镇政府“踢皮球”也是预料之中,谁又会去给其一个说法呢?

本案的事实、法律是清楚明白的,即便是非法律专业人士也能通过报道读出其中的核心意思来。然而笔者希望,类似的“清楚明白”,不要总是事后诸葛、马后炮,对于当事人一方是如此,对于政府一方则更应当如此!(王宇/文)

标签:

热门推荐

合法性调查

针对企业征收项目、征收程序进行合法性调查,避免因法律知识的缺失造成企业资产受损失。

企业资产评估

帮助企业客户熟悉掌握评估方法和补偿政策,针对企业资产进行整体价值评估。

协同谈判

就补偿问题协同企业进行高效谈判,有效对抗、破解行政压力,帮助企业争取利益最大化。

法律救济

根据多年行政维权经验,代为提起控告、查处或相关诉讼,帮助企业获取合理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