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亿建成,1.55亿搬走,湖北斥巨资建造58米关公像被拆除

发布日期:2022-01-19浏览量:86

从东汉末年勇冠三军的名将,到如今保护财富的“财神”,在历史的演变之中,关羽的形象可谓是发生了不小的“跨界”之变,但无论其形象如何变化,坊间对关羽的崇敬之心依然存在。

气盖世,勇而强。万众中,刺颜良......

从东汉末年勇冠三军的名将,到如今保护财富的“财神”,在历史的演变之中,关羽的形象可谓是发生了不小的“跨界”之变,但无论其形象如何变化,坊间对关羽的崇敬之心依然存在。

当下,讲关公,敬关公,拜关公,造关公......等事情也常有发生。这不,湖北省荆州市在古城历史城区范围内建设的高达57.3米的巨型关公雕像便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一、花1.7亿建成,再花1.55亿搬走

据了解,湖北省荆州市建设的巨型关公雕像所在的关义公园于2014年动工,基础建设部分于2016年建成。其中,整个关义公园总投资为8亿元,关公像花费占1.729亿。

但与投入相比,从开业到现在,关义公园的总营业额为1300万元,连基本的日常维护费用都不够。此外,据其他媒体报道称,该座巨型关公像已经开始逐年下沉,每年的观测费要花30万元,存在一定地安全隐患。

除了营收与安全方面存在的问题,去年10月8日,住建部还通报了该项工程。通报称,该巨型关公像违反了《荆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的有关规定,破坏了古城风貌和历史文脉,责令整改。

随后,湖北荆州市开启了巨型关公雕像的拆卸转移工作,截至目前,该关公雕像的头部已被卸下。但值得注意是,在整个拆迁项目中,拆后异地组装总投资4000万元,搬移工程总投资为1.55亿。

1.7亿建成,1.55亿搬走,湖北斥巨资建造58米关公像被拆除插图

对此,小编想说,用1.7亿建成,再用1.55亿搬走,这一拆一建之间,3个多亿的花费着实有点多。试问,这么多钱,花在哪个民生领域不香呢?

当然,也又不少网友提出质疑称,“建一个多亿可以理解,拆一个多亿就有点过分了”“这些钱怎么花的”......

二、滥建不是个例,谁来为“巨型浪费”买单?

据多份官方文件显示,前述关公雕像“未经规划许可”,是“违法建设”。现实中,类似于荆州市巨型关公像这样“贪大求高”的滥建现象并非孤例。

此前,贵州省独山县在影山镇净心谷景区内建设的“水司楼”,建筑高达99.9米,投资高达2.56亿元......

2004年,广东肇庆将军山上违规建设巨型关公雕像。2009年,该雕像被群众举报并于次年拆除。

2012年,广西柳州欲建设国内最高柳宗元铜像,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被拆除了。

1.7亿建成,1.55亿搬走,湖北斥巨资建造58米关公像被拆除插图1

贵州独山县“水司楼”

1.7亿建成,1.55亿搬走,湖北斥巨资建造58米关公像被拆除插图2

广西柳宗元铜像

整体来看,上述建筑不仅存在脱离实际、滥建“文化地标”、破坏自然景观风貌等问题,同时还存在巨额浪费的情形。

那么,违规造成的上亿元“巨型浪费”该由谁负责?

复盘前述关公雕像的建造经过可知,首先,建设方应承担责任。据央视《焦点访谈》此前报道,建设单位当初提交给当地住建部门和规划部门的申请中,申请内容是圣像基座建设,但在施工过程中,却加建了没有报批任何许可手续的巨型关公雕像。可见,建设方并未按照申请内容进行建设。

其次,当地的相关监管部门要承担责任。众所周知,如此巨型的关公像的建成并非一朝一夕,但从2014年动工开始,相关部门虽发函要求建筑方整改,但之后就没有再进行任何追究。可见,在长达两年的建设期中,相关部门始终对雕像的建设不闻不问,存在严重失职情形。

当然,对于花费巨额建造的关公像,有网友认为,这并非哪个建设单位的自作主张,当地多个部门都存在一定责任。也有人称,相关部门不应能拿着纳税人的钱,按部就班地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亦有人认为,关公像虽然违规,但既然已经建成和正常运营,不如就“特事特办”,留下建筑可以省下一笔拆迁费用。

小编认为,如果因为造成既成事实就可以不拆,任其自由发展,从长远来看,其造成恶劣的示范效应,将犹如“野火烧不尽,春分吹又生”般对城市长远的管理产生负面影响。

同时,2020年9月,住建部发布了《关于加强大型城市雕塑建设管理的通知》,该通知也明确规定,要加强大型城市雕塑管控,严格控制建设高度超过30米或宽度超过45米的大型雕塑,严禁以传承文化、发展旅游、提升形象等名义盲目建设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大型雕塑。

可见,滥建“文化地标”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是不被允许的。

对于此类事件,不知道您有何看法呢?请在留言区留下您宝贵的观点。

如对于征收补偿方案不满意,或想要提高赔偿标准的话,可以找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帮你。

热门推荐

合法性调查

针对企业征收项目、征收程序进行合法性调查,避免因法律知识的缺失造成企业资产受损失。

企业资产评估

帮助企业客户熟悉掌握评估方法和补偿政策,针对企业资产进行整体价值评估。

协同谈判

就补偿问题协同企业进行高效谈判,有效对抗、破解行政压力,帮助企业争取利益最大化。

法律救济

根据多年行政维权经验,代为提起控告、查处或相关诉讼,帮助企业获取合理补偿。